Tokyo_2020_Olympic

Last updated on 23 6 月, 2020 at 09:29 下午

央廣網北京2月1日消息(記者張聞張庶卓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導,去年8月,百年奧林匹克運動在“時尚酷炫”的道路上邁出了重要一步,國際奧委會全會表決通過,滑板、衝浪、攀岩、棒壘球和空手道等5個大項成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正是比賽項目。其中,滑板、衝浪、攀岩三項極限運動進入奧運會可謂是現代奧運史上一次全面的革新。

滑板、衝浪和攀岩等極限運動在我國青少年中擁有大量粉絲,參與極限運動的人極富個性,具有自我展示的特質。為了備戰東京奧運會,我國這些玩極限運動的年輕人會否被納入正式的國家隊?他們會否認為這樣就不“酷”了呢?

穿著Hip-hop範兒的服裝,撩起T-shirt不經意間露出幾處紋身,伴隨著節奏強烈的音樂,上板兒飛馳而去。這似乎就是人們對滑板青年最直觀的印象。這樣的他們,要進入體制內統一著裝,每天練習同一個標準動作?聽起來有點違和。甚至會有潮流青年覺得這違背了滑板文化叛逆、街頭、推崇個人風格的本來面目。職業滑手是否會覺得滑板進入奧運會後就不酷了呢?帶著這樣的問題,記者採訪了從16歲開始離開學校,專注玩板的圈里人孫坤坤。

孫坤坤表示:“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,有的人認為進入奧運會之後滑板變味兒了。怎麼說呢,滑板還是比較自由的想玩兒就玩兒那種。突然變的那麼正式,他們會覺得有點兒被管著的感覺,所以他們不喜歡,但也有人覺得挺好。”

事實上,滑板進入奧運會後,小圈子擔心的成立國家隊“招安”滑手,標準化訓練等等變化還沒有發生。雖然國家隊的成立已經是有影兒的事兒,但畢竟還沒有正式招募。記者問孫坤坤如果有國家隊選拔他是否想參加?這位19歲的小伙子靦腆的笑了,“我願意。練習的時候可能更系統,身體肯定比之前那種懶散的自己玩兒更好一點,所以可以玩兒更高難度的一些東西。”

一旦開始從事專業運動,想挑戰更高、更快、更強這無可厚非。興許奧運沒改變滑板,反倒讓滑板的隨性改變了呢?

當然,並非所有極限運動都存在與奧林匹克運動的適配性問題。比如攀岩似乎就能實現無縫對接。您可能還不了解,咱們國家甚至存在一位攀岩界的絕世高手。他拿過20多次世界攀岩冠軍,叫鐘齊鑫。這位攀岩隊裡的老大哥去年本想退役,但當他聽說攀岩入奧便決定再堅持4年,“去年,年底我曾經考慮過退役,由於攀岩進入奧運會了,後面的連鎖反應又有亞運會和全運會,我覺得既然有這種機會我還是想去嘗試一下,覺得攀岩才剛剛開始,應該再堅持堅持。”

事實上,儘管攀岩項目之前沒有國家隊,但訓練方面和其他體制內項目很相似,每年大賽前會有集訓。攀岩入奧後,也在積極尋求正式組建國家隊的可能性。國家登山協會攀冰攀岩部部長羅申表示:“國家隊是有正式編制的,我們這個集訓隊沒有正式編制。所謂集訓隊就是每年國際大賽前,我們把國內的高手集中起來進行訓練去參加國際比賽。包括現在剛剛進入奧運會,我們還是沒有國家隊,還是國家集訓隊。至於將來能否有國家攀岩隊我們正在論證階段,我們還要和國家體育總局報。”

剛剛介紹過的鐘齊鑫16歲開始接觸攀岩運動,目前以職業選手的身份參賽。已經結婚生子的他,周圍同期的隊友都已經成為了教練帶年輕隊員。而他還在日復一日的獨自訓練。沒有系統的梯隊建設,這樣的絕世高手也許只能以“遺世獨立”的狀態存在,“後備人才現在暫時和國際上還是有一定差距,為什麼我還要再頂一頂,可能只有我在國際上還能拿成績,年輕選手還沒有起來。畢竟我還可以在世界上爭金奪銀,帶著這些年輕的選手,希望在我退役之前和他們一起站上領獎台。”

Source link